惡魔醒來之際,必將掀起腥風血雨:《最後一戰:無限》劇情解析(下)

影片和文本無差異,只是供各位有不同的閱讀選擇罷了~但還是建議各位看影片,因為有圖有聲。喜歡的話可以訂閱喔~粉專也有更多 Halo《最後一戰》和其他遊戲的資訊,歡迎逛逛^^

西元前十萬年,先行者─蟲族戰爭末期,走投無路的先行者絕望地啟動環帶陣列,總算迎來代價十分慘烈的勝利。攻擊偏見在環帶陣列開火後的 90 秒內擊敗了被蟲族洗腦的偏見之僧,將它帶回方舟接受審判。

隨後,先行者指派人類為衣缽繼承人,並在方舟上啟動生命恢復工作,將被保存在基里克斯的各物種透過聖鑰級戰艦送回原生星球,讓他們再次透過自己的雙手重建文明。最後先行者自我流放,踏上贖罪的道路。

環帶是先行者為了應付那些寄生蟲無止無盡的進犯而制定的可怕終極方案,這項武器是用來摧毀所有具備知覺的生物,任何生命都無法倖存。我們本來也十分確定這點──但我們錯了。

環帶陣列開火後 70 年,某個不該存在的東西忽然出現在先行者的面前──牠們是具備高科技的先進知覺種族:薩蘭寧。令先行者困惑與驚訝的是,從未被發現、從未被生命工作者納入保護計劃的薩蘭寧,竟然沒有被蟲族吞噬,也沒有被環帶消滅,起源更不可考。然而,先行者認為薩蘭寧的存在,是對銀河系的巨大威脅,更影響了將衣缽繼承傳給人類的計劃;先行者認為祂們的所作所為是在維護秩序、保護真理,因此想要秘密除掉薩蘭寧。既然環帶無法消滅牠們,那就囚禁牠們。

又稱為無盡者的薩蘭寧相信先行者是來幫助牠們的,於是派出至高先驅與數位代表與先行者談判。但是,先行者最終將薩蘭寧監禁在 07 特區,偉大的法令責成失落焚火備好專屬於薩蘭寧的基里克斯,再指派攻擊偏見協助失落焚火,確保薩蘭寧不會威脅銀河系。偉大的法令還讓工程師研究薩蘭寧,因為祂們必須知道這個神祕的種族究竟是如何躲過環帶的影響。

雖然失落焚火忠實地執行命令,但它仍對囚禁整個物種一事感到內疚。多年來,它一直在探索、分析、思考 07 特區的秘密,還創造了附屬解方在旁輔佐。最終,沮喪的失落焚火切斷了與其他特區的聯繫,將自己封印在藏秘室裡,沉眠了 10 萬年。

只有極少數無盡者躲過先行者的魔爪,並且低調地遊走在銀河系的各個星球間,尋訪無數先進設施,希望能找出解決方法,釋放自己的同類。但即便牠們再怎麼努力,終究是徒勞無功。而對於那些被囚禁的薩蘭寧,則是在這漫長的時光裡等待著復仇之日的到來……

西元 2559 年 12 月 12 日,07 特區之戰正式展開,UNSC 與創造物聯盟慘敗,流放者與被釋放出來的至高先驅控制住整個環帶。在 07 特區周遭漂流了近六個月的 Fernando Esparza,因孤身一人、彈盡糧絕致無力反擊,只能在呼號 E216 的鵜鶘號裡成日擔心受怕。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看著家人傳來的最後訊息,靜靜等待自己的死亡……

然而,西元 2560 年 5 月 28 日,鵜鶘號偵測到的友軍訊號,將改變他現在的劣勢處境。

在將沉睡中的斯巴達戰士 117 號帶上鵜鶘號後,Esparza 賭上最後的電力成功喚醒了士官長──人類的救世主、外星人口中的惡魔,再度披掛回歸戰場。好景不常,流放者的葛布拉孔戰艦發動停滯光束,讓鵜鶘號動彈不得。要擺脫牠們的唯一方法,就是殺進敵方戰艦關掉困住他們的停滯光束。士官長從 Esparza 的手中接過只有一顆子彈的手槍後,踏入滿是屍體與殘骸的太空,從停機棚一路殺向艦橋,破壞冷卻管來讓引擎過熱,最後順利摧毀束縛鵜鶘號的葛布拉孔戰艦。

不過士官長的大動作,也引起了 Escharum 的注意。這頭強大的鬼面獸面露滿足的表情,帶著高昂的戰意惡狠狠地向士官長發出戰帖,通告這位人類最強戰士無論身在何方,誓要追殺到天涯海角。士官長當下便知道,他終要與 Escharum 一戰,並且深知唯有擊敗牠,才能扭轉戰局。

重回鵜鶘號了解現在的狀況後,士官長收到了一則來自環帶深處的訊息,並決定要登上環帶取回名為「武器」的 AI。然而一心只想快點逃離流放者魔爪的 Esparza 表示反對,認為勢單力薄的他們應先離開此地,向外請求支援才是上策。但士官長的心意已決,Esparza 也無力阻止,只能發發滿腹牢騷,看著士官長跳入破碎的環帶表面,然後趕快開離鵜鶘號。

457

與武器會合後,士官長挺訝異現在的狀況。按照計劃,武器在鎖定 Cortana 後就會自行刪除,之後再由士官長將 Cortana 帶回無盡號執行刪除程序。然現在 Cortana 因不明原因被刪除,武器也還好端端地站在這裡,顯然這一切都未按照計劃進行。考慮到流放者控制住了環帶,人手越多越好,因此士官長帶上武器,一路往上走,拾起斯巴達戰士 Stone 遺留下來的強化護盾模組、殺掉 Tremonius 後,回到地表清除霸佔著凡人幻夢號殘骸的流放者部隊。

武器連上流放者的戰鬥網路後,替士官長的戰術地圖標上重要目標,像是 UNSC 前線作戰基地、流放者據點、生還者的下落……等等。現在既然他們已踏出反擊的第一步,接下來就是逐步清出周邊區域、集結人手與物資,往流放者的中心堡壘進發。

不過,Escharum 當然不會讓士官長得逞,牠絕對不會輕易交出環帶。Escharum 要鎮守在塔樓裡的 Chak ‘Lok 做好準備,並且刻意放出求救訊號引誘士官長,這樣就能在主場消滅掉惡魔。士官長帶上裝備,解救被囚禁的陸戰隊,與他們並肩作戰,一路殺入塔樓,幹掉惡名昭彰的 Chak ‘Lok,救出斯巴達戰士 Griffin。

同袍死在眼前,士官長卻沒有時間悼念,因為他還有必須完成的任務。強忍住悲傷的士官長前往挖掘區,沿著流放者用切割雷射打通的路深入地下,釐清 Makovich 的死因與拾起她遺留下來的移動式掩護壁模組後,兩人遇到了驚慌失措的失落焚火。由於引導者無法控制住已被釋放的至高先驅,因此請求人類協助,然她卻被掠盜獸襲擊,墜落到藏秘室底下。

至高先驅嘶吼著先行者的過錯,狠狠拆除失落焚火的殼,取出她的核心大腦。士官長緊追在後,除掉掠盜獸與流放者部隊,撿起 Sorel 遺留的推進器模組,與至高先驅對峙。至高先驅啟動失落焚火的核心大腦,架起一個又一個的序列尖塔,加速環帶的修復計劃。如果讓流放者掌控完好無缺的環帶,對人類而言絕對有害無利,因此士官長必須阻止至高先驅。

至高先驅將士官長轟出藏秘室,隨後躲到指揮尖塔,然因修復計劃的協議問題,至高先驅無法運行尖塔網路,這意外的發展也為士官長一行人爭取到了時間。武器幫士官長打開一條通往尖塔的路,他們在那裡遇到了子引導者:附屬解方。對子引導者來說,修復環帶是首要之務,因此在聽到士官長要阻止修復計劃時,附屬解方變成了威脅的紅色,想要消滅人類。但在強大的斯巴達戰士面前,附屬解方敗下陣來。

武器讓尖塔離線,卻也導致士官長帶著她強行撤離,「空降」進鵜鶘號,然他們卻被流放者的防空炮擊落。在摧毀防空炮前,鵜鶘號無法升空,因此士官長親手料理完三座防空炮後,回到鵜鶘號殺掉 Tovarus 跟 Hyperius,救出 Esparza。然 Esparza 因歷經一連串的大風大浪,心靈承受不了巨大的壓力,因此亂砸東西發洩、對士官長大吼大叫、自暴自棄。士官長向他透露自己也曾經歷過失敗,最終鼓勵他重新站起來。

士官長等人來到了至高先驅所在的指揮尖塔,至高先驅透過陰險的手段得知了武器的存在,認為只要除掉這無所不能的 AI,就能阻止人類前進的腳步。趁武器進入樞紐的終端機之際,至高先驅逮到武器,並打算透過她來處理修復計劃的協議問題。士官長毫無辦法,只能執行刪除程序,以阻止環帶修復。雖然武器成功反制,還從至高先驅的手中搶來了失落焚火的核心大腦,卻因士官長的不信任舉動,導致武器對士官長非常失望與生氣。

得力於武器的「協助」,至高先驅正式啟動了修復計劃。武器意外發現修復計劃首先針對的區域,是處叫「沉默大會堂」的地方;也就是說,至高先驅確實是在協助流放者奪得完整的環帶,但她得優先處理私事。武器在頂部終端機使用失落焚火的核心大腦,成功停止尖塔的修復計劃,然在撤離時,Esparza 被 Jega 抓走;士官長決心救出戰友,於是跳入傳送門,來到了儲藏庫。Escharum 刻意放出訊息,告訴士官長如果要救 Esparza,那就來審判之屋,否則牠不會停止虐待 Esparza。

沿途觀看 Cortana 的過往行為時,武器意識到原來自己竟然是 Cortana 的分身,這也難怪士官長會不相信自己。武器主動復原刪除程序,要士官長親手刪除她,然而這名戰士卻選擇相信武器,並要她協助自己,一起救出 Esparza。

盡管修復計劃只持續了一下子,但沉默大會堂已經可以啟用了。至高先驅前往沉默大會堂,試圖找出被囚禁的同伴的位置,希望能釋放牠們。士官長駕駛天蠍號,沿途摧毀流放者的防禦工事,直攻審判之屋。在那裡,他擊敗了一波又一波的大軍、殺掉斯巴達戰士殺手、終結 Escharum 的野心,順利救出 Esparza。

一行人直飛沉默大會堂,突破流放者的層層封鎖,最終擊敗了至高先驅。士官長好好的與 Cortana 道別後,沉默大會堂隨即崩塌,使的士官長情急之下穿過傳送門,來到了環帶表面的未知之處。奇怪的是,自他們進入沉默大會堂以來,竟然已過去三天了──然而這段最後的過程貌似只花了幾個小時。Esparza 開著鵜鶘號前來接應,載著士官長與武器,前往任何需要他們出手相救的地方

07 特區深處,Atriox 找到了囚禁無盡者的位置,並且正在喚醒牠們……Atriox 的回歸,代表流放者重拾了戰鬥下去的目標。

即使大敵當前,無畏的戰士們仍然誓死堅守到最後一刻:《最後一戰:無限》劇情解析(中)


粉絲專頁:阿Ben

Halo社群歡迎您的加入:

Halo最後一戰-台灣粉絲團
Halo最後一戰-台灣論壇
Discord

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