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大敵當前,無畏的戰士們仍然誓死堅守到最後一刻:《最後一戰:無限》劇情解析(中)

影片和文本無差異,只是供各位有不同的閱讀選擇罷了~但還是建議各位看影片,因為有圖有聲。喜歡的話可以訂閱喔~粉專也有更多 Halo《最後一戰》和其他遊戲的資訊,歡迎逛逛^^

無盡號遭到流放者重擊後,艦上一萬多名人員倉皇逃離陷入火海的艦船,降落到 07 特區。在 Cortana 自毀環帶後,天崩地裂使的 UNSC 部隊四散各處,歷經九死一生抵達會合點後卻又被打散,這讓生還者的處境更加艱鉅。12 月 15 日,某塊環帶碎片的西方,斯巴達戰士 Makovich 發現了凡人幻夢號護衛艦的殘骸。在經過評估後,她認為可以將此處建為行動基地,首先穩住陣腳才能逐步向外擴展,朝流放者反攻。她聯繫上斯巴達戰士 Griffin,以及其他 UNSC 部隊,要倖存者前來此處重整態勢。

由於無法確定 Lasky 艦長的下落,亦無法斷定士官長 117 的生死,Griffin 成為了指揮官──大家需要斯巴達戰士的領導。Griffin 擔下重責大任,有條不紊地下達命令:首先必須盡可能召集更多生還者,多一個戰鬥人員就代表多一份打擊流放者的力量;如果無法,則要倖存者盡可能地撐下去,在適合地點建立前線作戰基地。再來,UNSC 得確認流放者在環帶的何處設立陣地,並且多蒐集情報,了解該區的部隊規模,才能制定游擊戰計劃。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相較 UNSC 的倉促狼狽,流放者可謂好整以暇。外星人握有戰術優勢,再加上後勤資源十分充足,所以總能領先人類一步。牠們使用運輸船空投基礎設施,並派部隊穩固四周,因此能在一夜之間就建立起防衛森嚴的堡壘。Escharum 指揮流放者大肆掠奪各地的資源,搜刮武器與裝備,並且在易守難攻處設置防禦工事,還讓部下四處巡邏、抓人。

盡管人類派出偵查小隊勘查情勢,再指派士兵打游擊戰,成功引起騷動。但就結果來說,UNSC 因人力與裝備有限,所以成效甚微。由於不清楚增援何時才能抵達,如果環帶上的人類部隊真要對流放者造成大量損傷,勢必得轉換進攻方式──這個強而有力的計劃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西元 2560 年 1 月 20 日,斯巴達戰士 Kovan 於危險地帶的偵查掃描任務中,觀察到流放者之所以會團結,是因為牠們懾服於 Escharum 的強大之下。只要戰爭首領一不在,牠們就會暴露兇殘的競爭本性,透過互相廝殺以選出新的領導。如果能除掉 Escharum,或許能在流放者內部製造相當大的混亂,進而瓦解牠們在環帶上的部署。

Kovan:這麼做很冒險……但這或許是我們最好的選擇。

1 月 23 日,在衡量一切應考量的因素與選項後,要馬上扭轉劣勢地位的唯一方法,就是直攻敵陣執行暗殺行動。對在場的第四代斯巴達戰士來說,只要除掉 Escharum,剩下的事情就好辦了。Griffin 的想法是組織一支專門處理暗殺行動的小型突擊隊,深入流放者陣地,迅速且安靜地拿下首領的腦袋。但因這個任務的風險太大,很可能有去無回,因此他們用老方法來決定誰要出擊、誰要留下來守住幻夢號。

斯巴達戰士 Griffin: 名單成員就決定是 Panago、Malik、Sarkar 和我。不得異議。

斯巴達戰士 Vettel:一個暗殺行動竟然用抽籤決定?不能這樣,Griffin。你必須待在幻夢號,這些陸戰隊員需要領導者,我們也是。

事情已經決定了。我們得立即解決這一切,剷除 Escharum 並重新掌控這個環帶。不過你說的對,陸戰隊員需要領導者,這就是你留在這裡的理由,你得代替我指揮部隊。

我沒辦法──

你可以辦到,而且也必須辦到。無論發生什麼事,我知道你一定行的。

205

制定好計劃、妥善分配戰力、拿上必需物資後,Griffin 帶領其他三位斯巴達戰士,頭也不回地踏上暗殺之旅。他們勢在必行,迫切地想要拿下這場勝利,否則所有人都無法逃出流放者的魔爪。

然而,狡猾的 Escharum 卻早已準備好陷阱,等待人類自投羅網。1 月 30 日,Escharum 親率士卒,成功伏擊不自量力的斯巴達戰士,毫不留情地虐殺暗殺小隊。Griffin 身受重傷,且因過度深入流放者要塞,被切斷後路無法回頭……他唯一的選擇,就是提槍繼續前進,同時發出訊息警告鎮守在凡人幻夢號的同伴。Escharum 沒有立刻殺掉 Griffin,反而以玩弄的心態嘲笑人類的無能;牠要慢慢折磨 Griffin,要他好好品嚐失敗與懊悔,還下令派出大軍踏平凡人幻夢號。Escharum 隨後將他交給 Chak ‘Lok,讓他受盡折磨。

任務失敗了,Escharum 一直都在等著我們。Malik、Panago、Sarkar 都陣亡了。聽我說,幻夢號,Escharum 派出了幾乎所有的士兵與裝備,牠們的目標是──

留守凡人幻夢號的官兵聽到 Griffin 傳來的最後消息,直覺大事不妙。有些人建議棄守陣地,找山洞躲起來。但 Makovich 認為他們應死守這裡,因為如果就這樣離開,那等於是拱手交出環帶。她要讓流放者付出慘痛的代價,這樣同袍的犧牲才有意義;Escharum 雖然保住了牠的頭,但人類要奪走牠的尊嚴。他們放好裝備、擦亮槍枝、堆好沙包,枕戈待旦。

1 月 31 日,Tremonius 集結規模有史以來最大的軍隊,數百輛裝甲車及大量步兵在夜晚時湧入山谷,朝凡人幻夢號發射大量火炮,頓時彈如雨下。UNSC 部隊在嚴密的火網下開槍還擊,堅決不讓出任何一寸領土。但即便豁出一切,卻仍然無法抵擋來勢洶洶的外星人大軍。2 月 2 日,斯巴達戰士 Vettel 認為他們還有擇日再戰的機會,因此下令全員撤退,帶上所有能拿得動的裝備,盡可能拯救更多生命。只要性命還在,就有捲土重來的機會。

我們會在人類失敗的地點建立起我們的要塞。揭示人類脆弱與怯懦的紀念碑,會豎立在人類屍橫遍野的戰場上。

隨著最後一名人類撤出,幻夢號正式失守,UNSC 失去了他們自登陸環帶以來最大的行動基地。Escharum 十分滿意這次的戰果,狠狠給人類一記下馬威。為了獎勵 Tremonius 的戰功,遂將這座前哨站以牠的名字命名,同時提拔牠為軍閥,要其他鬼面獸也須建立同等的偉業,不可懈怠。

流放者的屢戰屢勝,標示著人類的節節敗退。UNSC 的情勢逐漸艱難,被流放者逼到角落,好不容易集結的人馬再度四散、費盡千辛萬苦搶來的據點卻被迫付之東流、前線作戰基地一個接著一個離線……流放者還在變革之角建造感應器陣列,追查人類的蹤跡,遇到反抗者即殺、見到投降者即俘。在抓到戰俘後,他們會被送到塔樓嚴刑拷打,最後被送入審判之屋處決。在 07 環帶上,沒有人是安全的,沒有人能躲過流放者的掌控。

請把這段訊息帶給我在新迦太基星的兒子,他叫 Andrew Valleros。Andy……我知道我和你說過我會回家,但我沒辦法實現諾言了……這真是無與倫比的痛。無論如何,要記得我很愛你。去找我兒子,告訴他我是為了拯救其他人而死,要他絕對不要放棄希望。

340

即使處境嚴峻、即使無法再發動有效的打擊策略,但倖存的人類依然有命令在身,不會讓流放者贏得太輕鬆。3 月 3 日,失去幻夢號後一個月,倖存的斯巴達戰士決定執行盧比肯協定,旨在用盡一切手段,阻止流放者,絕對不能讓牠們佔領環帶,為地球多爭取一點時間──哪怕是一秒也彌足珍貴。

由於已消滅環帶上的威脅,流放者改變目標,將首要之務放在挖掘作業上。流放者知道 07 環帶與其他特區不一樣,它藏有與眾不同的秘密;無論這裡埋藏著什麼,流放者都志在必得。不過流放者越是想得到的,UNSC 就越有義務阻止牠們得手。

4 月 23 日,Tremonius 發現先行者存放基因的種子庫:基里克斯,並了解這具基里克斯正保存著名叫「無盡者」的種族。流放者逼迫一名人類強行開啟基里克斯,從而喚醒了被稱為「至高先驅」的無盡者。對至高先驅來說,被先行者囚禁超過十萬年,沒有什麼比復仇更重要的事……為此,牠與流放者結盟,派出麾下的掠盜獸協助流放者。雖然至高先驅表面上與流放者的目標一致,但牠還隱藏了一些事情沒有說,暗中計劃 Escharum 不知道的事。

倖存的 UNSC 人員分頭行動,盡自己的最大力量阻止流放者。斯巴達戰士 Vettel 襲擊了一組巡邏隊,逼瀕死的鬼面獸吐出更多情報,打算救出被關在塔樓裡的 Griffin。Stone 則潛入 Tremonius 前哨站下的先行者結構,仔細調查流放者到底在尋找什麼。Makovich 和 Sorel 前往凡人幻夢號墜毀處的南方挖掘地,推論流放者在此處進行挖掘作業的目標是找出 07 特區的引導者。為了不讓牠們得逞,兩人持續破壞設備、中斷牠們的補給線,盡可能拖延敵人的進度。

然而,情勢卻以意料之外的發展急轉直下。

斯巴達戰士 Stone:往上的路無法通行,我要更深入。我會找到另一條路出去。我在設施深處定位到 UNSC 訊號,可能是──該死,有其他人。切斷通訊。

Stone 在半路上遇到流放者部隊。即使只有自己,Stone 也毫無退縮,隻身撂倒多名敵人。在她迎來生命的終點前,她誓要拉幾個外星混蛋陪葬──

幽暗的身影及血紅的能量劍,是她在這世界上看到的最後一樣東西。

Vettel:通告還在 ZETA 環帶上的 UNSC 人員,不管發生什麼事,我們會繼續戰鬥,而且永不放棄。

5 月 15 日,流放者打通了一條通往藏密室的路。現在,還能端起槍阻止陰謀詭計的斯巴達戰士,只剩下 Makovich 和 Sorel。兩人追擊上去,靠著多年來的戰鬥經驗及肩負的使命一路殺往地下。即使再疲累、即使孤立無援,責任感也驅使他們不斷前進……然而現實終究是殘酷的。

Makovich:有動靜!你後面!該死,牠隱形了。你還活著嗎?

Sorel:嗯,我沒事。牠去哪了?

Jega:就在附近,斯巴達戰士。我就在附近。

走吧,把這留給我處理。

不,我辦不到──

找到引導者。我會跟在你後面。

妳最好跟上,Mako。

Makovich:好,我們說到哪了?

Jega:妳即將尖叫著死去。

Sorel 摀住傷口,一跛一跛地艱難前進。他喘著粗氣,奮力拿好槍,舉起沉重的步伐,能走一步是一步。鮮血不斷沿著他走過的路滴下,失血讓他備感無力、視線模糊、注意力渙散。

Sorel:Mako 回答。快回答,Mako。不,妳沒死,妳就在我後面。我得繼續前進。那個精英嚇到我了……但我還活著。我不會放棄,就像妳一樣。對吧,Mako?盧比肯協定。我們會繼續戰鬥,為了我們失去的同袍、為了地球上的人,我們會不斷戰鬥,直到──

Tovarus:兄弟,看啊!Jega 留了些剩飯給我們。

Hyperius:最後一個斯巴達戰士。Tovarus,一起享受現在吧。

Sorel:……直到最後一口氣。你們擋到路了。誰想先死啊?

隨著握在手中的槍滑落……隨著斯巴達戰士的倒下……隨著 UNSC 的徹底潰敗,微弱的希望之火終究還是被捻熄。已經沒有什麼東西能阻止流放者了。

斯巴達戰士 Horvath:我正在往北方走,離開流放者的掌握範圍尋找倖存者,以及我的火力小組。UNSC 頻道一片沉寂,令人不安……但我會繼續聆聽、繼續警惕,繼續生存下去。士官長,如果你聽得到的話,我們需要你──比以往更加需要。

強大的流放者,僅花了四分鐘就摧毀了人類的最強戰艦:《最後一戰:無限》劇情解析(上)


粉絲專頁:阿Ben

Halo社群歡迎您的加入:

Halo最後一戰-台灣粉絲團
Halo最後一戰-台灣論壇
Discord

留言

2 thoughts on “即使大敵當前,無畏的戰士們仍然誓死堅守到最後一刻:《最後一戰:無限》劇情解析(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